所有人为了一件事情在努力


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信

“我就不和您握手了。”洪李锋急匆匆地走过来,他刚在病房抢救了一个危重病人,下午两点,还没吃午饭。

洪李锋是武汉市第五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。1月22日之后,他的另一个职务是“感染四病区”主任。从那一天开始,武汉市第五医院转为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收治医院,全部用于接诊发热患者。

洪李锋不太愿意接受采访,因为“工作都是团队做的,自己没什么可说的”。但他最终还是坐了下来,因为“医务人员的确不容易”。

以下是他的讲述:

突如其来的病魔

1月21日,是我们医院的一个“拐点”。当天下午5点多,我们接到通知,医院成为武汉市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,全部用于接诊发热患者。这意味着各科室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要把所有的非发热、非肺炎患者转院出院。

市五医院心内科护士长黄书勤(左一)在22日当天协调转院、改造、清理等相关事宜

给我们转换的时间是非常短的,22日整整一天我们都在忙这事。本来冬季就是心血管疾病的高发季节,面对病人,我们有的要劝出院,对于危重病人,我们要联系转院。有个别患者不理解,我们要做劝说,同时还要配合医院进行整体改造,忙的一塌糊涂。幸好我们的团队执行力非常强,一天时间,转院、改造、清理,全部完成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

最大的考验来临

就在22日科室全力以赴完成转院、改造、清理工作的同时,我们心内科的医生郭�[,在发热门诊开放首日坐诊。我们医院是全市最早开放发热门诊的定点医院之一。下午2点开诊,病人一下子就把发热门诊挤满了,一进门黑压压的全是人。病房30多张床,瞬间就满了。当天,医院发热门诊量就有1700多人。

当时我手里就只有14个医生,30多个护士,除了照看病房的,剩下的人4小时一轮班,支援发热门诊。那个时候也无所谓排班、值班了,所有人全部上阵,就像军队守阵地一样,全都耗在这里。

那两天,门诊的压力就像吹气球一样,越鼓越大。我们的医生一进诊室,患者就像潮水一样涌过来。你问怕不怕?其实不怕。我们严格按照防护标准,穿戴整齐。但是为了节省防护物资,我们医生在那儿从早8点到晚上10点,一坐就是一天,不敢吃不敢喝,怕上厕所。因为上厕所就要把防护服脱了换新的,舍不得。

1月23日,武汉市第五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郭蕃(左)、盛蕾(右)奋战15个小时中场休息

门诊的病人很着急,你想啊,人那么多,门诊要等四五个小时,拍片又要等四五个小时,还有可能住不进院。一着急,就会吵架,甚至有些过激的行为。

这些我们都能理解,其实医生更着急。有的同事在门诊都急哭了。你知道一个医生面对救不过来的患者有多痛苦吗?不是因为害怕而哭泣,而是感觉自己即便不眠不休也无能为力,就像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,不能原谅自己,很痛心。所以实际上,我们进了门诊,进了病房,上了战场,只想救治更多的病人。

全力以赴救治病人

我觉得,挺过门诊最密集的那两天,最困难的时候也许已经熬过去了。

目前我们的治疗都是按照诊疗指南来的。刚发了最新的第4版指南,这个对于临床的指导很有帮助。再加上有了外地医疗队的援助,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死亡率降得低一些,再低一些。

武汉市第五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洪李锋在隔离病区查房

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,肯定能够战胜这次疫情。你别觉得我是在喊口号。这是我的真实感受,我们的医生祝聪聪,每天上班微信步数都是2万、3万,有护士本来准备结婚也推迟,在这个时候,再也没有人去为小事斤斤计较,再也没人谈论排名前后,大家都是很纯粹地为了一件事情在努力。

我得感谢我的同事们,感谢所有人的努力,为病人做了有意义的事情。这些经历,对于我们每个人自己职业生涯来说,都是终身难忘的。真的,我们参与了这场战斗,等到我们老了,退休了,谈起来肯定还是热泪盈眶。

武汉市第五医院的“护心者联盟”,待“战役”结束,继续为心血管病友保驾护航

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健康报”

编辑:张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