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文读懂6000年伊朗史:这个与美国摩擦不断的国家,也曾雄霸一方


今天,这个重获光荣的国家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。希望光荣和和平能够降临到伊朗人面前,希望伊朗的灿烂历史能被更多人知晓。

作为东西方文明交往的桥梁,伊朗从古时起便享有十分特殊的地理优势。史家常言,“波斯是西亚北非文明的终结”。的确,波斯帝国将希腊风俗传到了东方,又将东方的专制帝国模式带给了罗马。随着伊朗的国际地位越来越重要,我们是不是应该多读一些她的历史呢?

一、美伊冲突引发世界关注

2019年末,美军宣称受伊朗指使的“真主旅”炸毁了美方在伊拉克北部设立的军事基地。随后,美军对真主旅在伊拉克及叙利亚的两处目标实施空中打击,中东局势就此升温。年关刚破,美国与两伊的爆炸性“决裂”便突然引发了世界性的“海啸”。 1月3日凌晨,美军无人机“定点清除”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。这一举措使美伊双方将“伊核问题”重新摆在了桌面上。

我们都听说过20世纪末那场著名的“海湾战争”。其战争强度之大、涉战国关系之复杂,足以令人瞠目结舌。如今,三十年前的阴影再次重现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言称“世界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海湾战争”,并强烈呼吁双方“冷静克制,避免紧张局势再度升级”。我们不禁要问,美伊之间究竟有什么难以和解的矛盾?伊朗又有何等底气,竟力图同美国平分秋色呢?

美国与伊朗同台角逐

二、复杂的糅合与演变:上古伊朗简史

公元前6000年左右,伊朗地区进入文明时代。一些陶器和谷穗遗址的发现,证实了伊朗当地已经出现了农耕畜牧业杂糅的定居文明。3000年后,伊朗地区出现了最早的城市。根据古物学家考证,苏美尔人发源于伊朗西北部的雷扎耶湖,这也是《圣经》记载中“伊甸”的所在地。

新石器时代,伊朗特殊的彩陶文明沿着“中亚――叙利亚”文化带不断向东西蔓延。从人种上来看,古代伊朗人同印度相当类似:在大陆内分南北两部分,分别居住了褐色人种和白色人种。

公元前2500年到前1500年左右,伊朗地区先后活跃着胡里特人、库提人、埃兰人等,但他们建立的小国并不够强。权力的真空为雅利安人南侵打开了大门。这些外来居民先从中亚南部进入,然后向东西两个方向迁徙。伊朗原生文明同雅利安人的游牧文明逐渐融合,不断塑形了统一的“大波斯文明”。

苏美尔人起源地:雷扎耶湖

公元8世纪末,受亚述帝国多次打击的米底人首先高举义旗,戴奥凯斯带领族人建立了各项国家制度,米底王国就此建立。公元前7世纪初,波斯人首领阿黑门尼德亦成立独立的国家。公元前6世纪末,靠着居鲁士大帝对米底、埃兰和新巴比伦的征服,波斯的帝国时代终于开启了。

希波战争因希罗多德的记载而垂名史册。因希腊人势力的不断东扩,波斯同希腊在公元前5世纪里进行了两次大战。战争的结果是希腊人通过海上力量击垮了劳师远征的波斯人;双方签订《卡里阿斯合约》,互相承认了二者在东西方的霸权。不过,波斯尚在其后利用了斯巴达的不满打击雅典,部分地恢复了昔日的东方霸权。

希波战争盛况

公元前4世纪,埃及人掀起了数次反对波斯统治的起义。公元前334年,亚历山大东征成为了压垮波斯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在此之后,在希腊文明同东方文明的交融下,波斯逐渐成为联系世界的一个重要舞台。

三、勃兴与初衰:中古伊朗简史

塞琉古希腊化王朝统治结束后,帕提亚人建立的安息帝国收获了整个伊朗高原。公元208年,阿尔达希尔在法尔斯省宣布自立。224年,他率兵打败了安息王阿塔巴努斯、入主安息王城泰西封,从此开启了萨珊波斯的时代。萨珊王朝统治期,也是著名的“古波斯文艺复兴”时期。在此期间,袄教被升格为国教,全国上下恢复了中央集权的统治模式。

伊斯兰教出现后,初代几任哈利发均对征服波斯和向东部扩张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致。公元750年,随着阿拔斯王朝入主波斯,当地的迪米(袄教徒)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。他们无法享受正常的政治权利、要上交成倍的税费、社会地位也变得愈发低下。

袄教石板

阿拉伯人在各地安放的突厥战俘,也曾翻身做过主人。从9世纪开始,由于对外战争的需要,有许多突厥奴隶因战功获封军事封建主。他们在地方享有相当的军事实力,甚至能够抗税和干扰哈里发的废立。先后兴起的加兹尼王朝、古尔王朝和塞尔柱王朝就是他们创立的。

蒙古“征服世界”后,旭列兀于1264年获封为“伊儿汗”,直接统治了波斯。蒙古人还将伊斯兰教的国教地位罢免,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受到了保护。1284年,汗国还发生了阿合马同阿鲁浑的“信仰战争”。结果,倡导保护犹太基督教传统的阿鲁浑获得胜利,穆斯林的地位再度遭到削弱。

旭列兀大军围攻巴格达

四、被征服的帝国:近现代伊朗简史

蒙古帝国分裂之后,波斯地区被先后崛起的少数民族统治,战乱持续不断。16世纪初,谢赫・伊斯玛仪在土库曼部落“红帽军”的支持下,以大不里士为首都建立起了萨法维王朝(1502至1736年)。在他的努力下,王朝占据了西达叙利亚、东到阿姆河的庞大帝国。这标志着现代伊朗民族的主体:波斯人、阿塞拜疆人、土库曼人、库尔德人第一次融合在了一起。

伊斯玛仪自称是穆罕穆德继承人阿里的后代,这也是当今伊朗什叶派占重要地位的源头。王朝立什叶派为国教后,曾大肆迫害逊尼派信仰者。1514年,受信徒鼓噪的奥斯曼苏丹赛里姆攻入大不里士。持有火器的奥斯曼军队如神兵天降,将萨法维军队赶到了伊朗东部。在此之后,土耳其同萨法维王朝的战争一直不断。

直到18世纪,波斯地区先后又出现了莫卧儿王朝、桑德王朝。在此期间,阿富汗人对波斯的统治占据主流,伊斯兰教在信仰上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。1786年,曾在宫廷中做过“质子”的奥高在德黑兰宣布称王,伊朗近代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――恺加王朝就此成立。

恺加王朝国王画像

不幸的是,由于俄国的强大和英法等国“殖民兴趣”的东向,恺加王朝在两次败给俄国后,不得不以大量割地为代价抵换和平。在18世纪和19世纪里,伊朗不仅没有通过大量购买英法装备而加深与其“盟友”的关系。与此同时,还因各种情况丢失了波斯湾、摩尔达维亚等地区。在1814年英伊《德黑兰条约》签订之后,伊朗正式沦为了英帝国的半殖民地。

1848年,民众掀起了“巴布教徒起义”,被革命吓破了胆的统治阶级从此更加倾向于对“英俄合作”。1856年,赫拉特地区因受到阿富汗侵犯,遂请求伊朗国王派军襄助。入城的伊军触犯了英伊划定的关于赫拉特“半独立地位”的协约。于是,英国向伊宣战。两国在1857年签订的《巴黎条约》将伊朗的国土重新勘定,这表明伊朗的国家主权已经完全不在己手。

巴布教徒起义

立宪革命之前,英国通过“通讯、银行和石油”三大武器实现了对伊朗的控制。恺加王国的统治者已经彻底沦为洋人的“走狗”。他们无心同外国人竞争,只愿去欧洲的温泉、赌场和夜总会里寻欢作乐。1905到1911年伊朗“立宪革命”的数次爆发,恰恰证明了伊朗人民对于“国之不国”的愤慨。

无数次的革命换来了人民群众无限的失望,通过武力推翻政权的想法逐渐被人们抬上了日程。1921年2月,礼萨・汗利用自己的“3000人军”接管了德黑兰。在苏、英两方的支持下,礼萨・汗实施了自己的改革计划。他创建了现代化的伊朗军队、肃清了反叛势力。他还借鉴欧洲的法律,试图为伊朗实行“自由化改革”。

1935年,礼萨・汗将统一的以波斯人为主的多民族国家正式改名为“伊朗”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伊朗因“雅利安人”血统而同德国关系密切。1941年,在要求伊朗驱逐德国工程师未果之后,以英、俄为首的西方国家从南北两个方向进军伊朗,逼迫其为盟军服务。

白色革命后风气开放的伊朗

礼萨・汗退位后,国政由其子巴列维主持。1942年,伊朗接受美方派出的为其整顿经济的专家使团,这为美国渗透伊朗经济大大行了方便。从此以后,美国便以为伊朗处理“边疆问题”、“恢复工业问题”等为借口,数度干涉伊朗内政。

50年代后,一心想要实现“民族自决”的穆罕默德・摩萨台获选主政,他在任时曾一度将美英持有的石油资源国有化。但在英美干涉后,巴列维重新上台,伊朗国有化运动告一段落。

巴列维于60年代倡导的白色革命被认为是“照搬西方模式”、“荼毒伊朗”的举措。如此激进的改革方式引起了伊斯兰教保守派的强烈反对。70年代末,宗教领袖霍梅尼在教众的支持下宣布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。美国驻伊大使馆遭到狂热群众占领,使馆人员遭到扣留。至此,美伊关系降至冰点。

伊斯兰革命时期,一位年轻人高举霍梅尼画像

文史君说:

20世纪末,美伊关系曾在伊温和派总统哈塔米的努力下获得生机,但仍因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缘故受到影响。苏联解体后,伊朗加强同阿塞拜疆和塔吉克斯坦等国的联系,同时宗教交流和学术访问也日渐增多。因苏美争霸、原油价格上涨、核武器研发等诸多利好,伊朗的国际地位获得了空前提升,终于恢复了古代波斯帝国那逝去千年之久的荣光。今天,这个重获光荣的国家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。希望光荣和和平能够降临到伊朗人面前,希望伊朗的灿烂历史能被更多人知晓。

参考文献:

彭树智:《中东国家通史:伊朗卷》,商务印书馆,2004年版

扎林库伯:《波斯帝国史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,2015年版

(作者:浩然文史・瓷国垃圾堆)

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文中所用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,谢谢!